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详情

服务热线

400-888-2837

王思聪失意“泛娱乐”:熊猫倒闭之后IG和香蕉前景如


作者:正彩网-正彩彩票网站-正彩彩票手机版      发布时间:2019-11-20 15:25:32


  “不差钱”的王思聪最近因为欠钱成了新闻热点。

  11月11日,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思资本”)再次发表声明称,“目前普思投资正代表王思聪先生正在全力应付,已有解决方案,我们完全有能力尽快自己解决问题。”

  在声明中,这家王思聪的公司强调,熊猫直播的投资是王思聪个人名义投资,与普思资本及旗下管理的资产无关,试图稳定投资者和市场的情绪。

  但王思聪是否真的有能力解决问题,度过此次财务危机?

  11月2日下午,王思聪把自己的微博内容设置为半年内可见,技术性地做了“清空”,大家这才意识到这位曾经的“娱乐圈纪委”已经超过半年没有在微博发声。

  与他在网络上“失声”相对应的,正是今年来在生意场上的种种不如意。

  天眼查的信息显示,王思聪目前在20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33家公司担任股东,并在34家公司担任高管,还对108家企业拥有实际控制权。此外,他涉及的自身风险有19条,关联风险更是高达816条。

  自2009年成立普思资本以来,王思聪十年来一直在进行泛娱乐帝国的布局,投资集中在电竞和文娱行业,IG战队、熊猫直播和香蕉娱乐成为其布局的三大支点。

  然而今年以来,他投资的文娱业务连续传来并不乐观的消息。

  今年3月初,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宣布决定遣散员工。熊猫直播关闭服务器,APP也随之下架,最终走到了破产清算的这一步,还因拖欠了多位主播和员工的工资成为新闻焦点。

  (2018年11月6日,王思聪微博开启抽奖活动,创造了微博最高互动数据)

  而在英雄联盟世界赛S8风光夺冠的IG战队,近期发展也并不顺利。今年的S9比赛中遗憾止步半决赛,随后战队成员DUKE宣布离队,TheShy也需要回国服役,IG战队的大换血无法避免,更传出了解散传闻。

  香蕉娱乐的偶像经纪业务也遇到了瓶颈。今年的三档男团选秀节目中,香蕉没有产生一名出道选手,向《明日之子》选送的三名练习生同样没能出道。此外公司高层退出、人气成员单飞解约、员工离职,都给香蕉娱乐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关于香蕉娱乐的近况,数娱梦工厂试图获得正式回应,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王思聪的泛娱乐帝国,究竟在哪些方面出了问题?

  王思聪最近频频登上热搜,和一笔360多万的欠款有关。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11月9日信息显示,因熊猫直播的运营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熊猫互娱”),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王思聪作为熊猫互娱的实际控制人,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出限制消费令,将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申请人是熊猫直播曾经引入的知名游戏主播曹悦。2015年12月,曹悦和熊猫直播签约,从斗鱼转入熊猫,随后被斗鱼告上了法庭。曹悦认为,根据协议,应当由熊猫代赔,最终法院判定熊猫互娱需赔偿他3699893元及利息损失。

  虽然王思聪个人在2015年就退出了熊猫互娱的股东行列,但公司共有19个机构和个人股东,其中珺娱(湖州)文化发展中心持股高达40.07%,为王思聪个人独资公司,也就是说他间接持有熊猫互娱40.07%的股份,仍然是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熊猫互娱未能按照裁定要求,及时对曹悦进行赔偿,王思聪也因此收到了法院限制令。

  天眼查信息显示,熊猫互娱至今已经有3次失信记录,且均显示未履行。除了失信记录,公司的股权还被法院冻结过3次。除了曹悦,熊猫互娱还遭到旗下多位主播起诉。受此次破产影响,王思聪的熊猫互娱有12条被执行人信息、面临着超百起法律诉讼。

  除此之外,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王思聪已于近日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51437840元,也意味着他需要支付本金、利息及迟延履行金等共约1.51亿元给申请执行人。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王思聪这次沦为被执行人,主要由于在熊猫互娱融资过程中,他签订了个人连带担保责任,这让熊猫直播倒闭后的债务直接落到了他个人身上。

  按照界面的说法,是钜派投资向上海宝山区人民法院申请冻结了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股权,因为有投资者购买了钜派投资投向熊猫的股权基金,而王思聪本人签署了担保回购。

  从2019年7月开始,王思聪持有的9家境内公司股权陆续被司法冻结,涉及游戏、体育、经纪演出、影视、音乐等多个子公司,遍布上海、天津、北京、大连等多地。由于IG俱乐部是独立运营,尚未受到冻结风波的影响,侥幸逃过一劫。

  目前,冻结名单中不仅有普思资本,还有上海水晶荔枝和香蕉计划旗下多家公司。据统计,王思聪名下冻结股权价值合计已经超过8445万元,资产账面价值超过2亿元,冻结日期更是长达三年。

  这一轮司法冻结,到1.51亿的高额标的,再到被限制高消费,王思聪十年来搭建的整个泛娱乐帝国都受到了波及。王思聪个人的经济情况会否有好转,其他投资是否会受影响,将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王思聪多年来频频为旗下投资项目站台,让普思资本一直以来颇受关注。

  普思资本在北京和上海各设有办公室。工商信息显示,普思参加社保的人数仅10人,官网展示的投资团队共有7人。但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普思资本公开投资项目有80多个,参投项目总的融资金额超过250亿元。

  普思资本主要投资有潜力的创业型和成长型企业,以取得少数股权的投资方式为主,参股但不控股。泛娱乐内容投资是普思资本整个投资中关键的一环。

  早期的普思资本投资了一批Pre-IPO项目,其中包括了7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云游控股、乐逗游戏、天鸽控股、无锡先导、福寿园、Dexter、塞尔瑟斯(英雄互娱母公司借壳),投资回报颇丰。

  其中在2016年入股的英雄互娱,借壳登陆新三板,估值一度超过200亿元。普思资本抛售英雄互娱股票后,在短短3个月内赚取5181万元,收益率高达65%。另外针对无锡先导的投资,投资回报率近9倍,乐逗游戏也有5倍的回报。

  但与成熟基金公司的投资相比,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依然存在差距,面临上市公司少、变现困难、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

  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天好电子、和信瑞通、麦凯智造、紫晶存储、星座魔山5家公司都因经营不善,从新三板摘牌退市;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则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九好集团“有组织、有预谋”地进行大规模系统性财务造假,被证监会作为“忽悠式重组”的第一案来查办。

  普思资本跟风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已经悄然下架,酒店预订App“广州初见”、社交App“鱼泡泡”、定位导航App“室内星”、“有娱投资”网站等,在短暂的风头过后都没了声音。

  “乐视系”则是普思资本踩过的一个大雷。王思聪和乐视甘薇等人瞄准轻医美领域,共同创立了皮肤管理公司“叮咚柠檬”,推出“柠悦”App和系列智能硬件,并在全国各地推出“柠悦诊所”的实体店,最终经营不当,投资亏本,惨淡收尾。

  乐视体育的投资更成了普思资本亏损最大的项目。A轮融资中,普思资本以1.2亿的投资额跟投获得了3.96%的股份,B轮融资进行了少量减持。

  然而,乐视体育擅自向关联方出借资金40亿元,各大股东以乐视体育违约侵害股东利益为由,将其告上了法庭,普思资本要求索赔的金额高达9785.16万。但随着乐视体育被吊销了营业执照,普思资本讨债无门,大部分投资都打了水漂。

  当创投圈遇冷,资本的潮水褪去,普思资本的真实投资水平也遭遇了更严格的审视。

  2011年8月2日,王思聪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将进入电子竞技领域,收购了濒临解散的CCM战队,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IG战队,下设英雄联盟、DOTA2、星际争霸Ⅱ、穿越火线四大分部,为中国拿下多个世界最高赛事的冠军。

  2012年,王思聪组织行业内的各家俱乐部发起“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简称ACE联盟)”,试图学习NBA建立起明确的交易、转会、租借系统,树立电竞俱乐部管理的规范。

  此后,王思聪致力于打通电竞行业上下游产业链,整合游戏制作、赛事及周边。他先后投资了电竞冠军李晓峰创立的“钛度”、电竞视频平台ImbaTV、世界大学生电子竞技联赛的主办方高竞文化、游戏制作公司“莉莉丝科技”、蓝游文化等多家公司,并以8.59%的持股比例成为网鱼网咖的第三大股东。

  2015年6月,王思聪组建了庞大的“香蕉系”,香蕉计划旗下拥有香蕉娱乐、香蕉音乐、香蕉游戏、香蕉影视、香蕉体育等多个子公司,成为王思聪在电竞、文娱领域的核心平台公司。

  香蕉游戏成立后便承办了当年的德玛西亚杯,并获得了2016年英雄联盟在中国的最高级别赛事LPL的承办权。此外,香蕉游戏还与《守望先锋》等众多非腾讯系的游戏、赛事达成合作。

  2015年9月,王思聪又在微博宣布出任视频直播平台熊猫直播的CEO。Angelababy、李晓峰、LOL主播若风、韩国“一姐”女主播尹素婉等都成为了熊猫直播的人气主播。配合香蕉游戏的赛事直播,熊猫直播发展势头迅猛,很快便做到了行业第三,仅次于斗鱼和虎牙。

  不到一年,2016年的6月,香蕉游戏就完成1.5亿的A轮融资,并在2017年获得了2亿的B轮投资。从2015年11月到2017年5月,熊猫直播一共引进了6轮投资,投资方包括乐视、360、真格基金等,融资总额超过30亿元。

  同时,香蕉娱乐也在2016年起,在全球范围内招募练习生,尤长靖、傅菁等艺人都成为了一期生。另外,除了此前签下的韩国女团T-ara,香蕉娱乐还在韩国开设了分公司,用来培养练习生。

  这些在电竞和文娱方面的投入,的确也实现了回报。

  2018年4月6日,香蕉娱乐旗下两位艺人林彦俊和尤长靖,分别以第5名和第9名的成绩从《偶像练习生》高位出道,王思聪本人也出现在了总决赛现场。没有出道的另外7位香蕉娱乐练习生,也随后组成了TANGRAM超燃少年团进行活动。同年6月23日,《创造营101》总决赛中,香蕉娱乐选送了5位女练习生,最终傅菁排名第10,成功加入火箭少女组合。

  2018年的11月3日则是IG战队的高光时刻。在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上,IG战队勇夺冠军,一时间微博朋友圈被刷屏,成为全体游戏迷的狂欢。

  然而熊猫直播却每况愈下,主播培养机制混乱、管理松散等众多问题日益突出。事实上,熊猫直播自成立日起就在“烧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企查查信息显示,2015年熊猫直播亏损约5000万元,2016年亏损约亿元,2017年亏损约8亿元,2018年的经营状况已经不再显示。

  2018年3月起,腾讯连续投资了斗鱼和虎牙,投资金额高达69亿。资源聚拢在头部平台之后,远离腾讯的熊猫直播等中小直播平台,迅速迎来了没落。

  熊猫直播自从2017年5月最后一次融资后,在随后长达20多个月的时间,都没能获得任何外部资金,最后走到了资金链断裂的地步。在今年3月,熊猫直播宣布关闭服务器,成了一笔烂账,此后的纠纷不断。

  而IG战队也在夺冠后陷入了队员不合、粉丝内斗的困境,战队成绩随之起伏不定,商业化进程缓慢。随着战队成员West和DUKE先后离队,下个赛季的IG战队无疑将面临重组。

  LPL赛事的一名组织者向数娱君表示,“电竞行业里向来是赛事赚钱、俱乐部赔钱,现在电竞俱乐部的日子都不太好过。”不过他也指出,“王思聪本人还是在战队上很用心,付出了很多,也曾多次现身赛场为IG战队加油。”

  2019年偶像选秀市场退潮,香蕉娱乐没能继续收获出道选手。今年的三档男团选秀节目,加上《明日之子水晶时代》的女生个人选秀节目,香蕉娱乐没有一名练习生出道。

  香蕉娱乐旗下男团同样出现了人气成员单飞的情况。3月19日,香蕉娱乐发声明称,“由于旗下艺人陆定昊个人行为,严重影响团队发展,公司决定无限期停止其在团的全部工作。”TANGRAM男团也从7个人变成了6个人。

  虽然香蕉娱乐于今年8月启动了新一轮的练习生招募,选择继续押注明年的《青春有你2》等选秀节目,但和国内其他的经纪公司一样,缺乏稳定的商业变现模式,练习生水平层次不齐,艺人青黄不接,且流量艺人生命周期越来越短。

  一位接近香蕉娱乐的知情人士向数娱君透露,“2018年10月,香蕉娱乐艺人总监孙瑞敏就宣布离职。今年更是有多位经纪人先后离职,带走了不少的商务资源,公司内部人事方面有较大的变动。”

  但在对外口径上,王思聪的泛娱乐业务版图似乎并未收缩。2019年6月的上海电影节期间,王思聪旗下的香蕉影业召开了“香蕉好奇之夜”,首度公布了六部主控项目和两部投资项目,六部主控项目均是轻投入的商业类型片,另外两个项目则是跟随万达集团投资的《伟大的愿望》和陈思诚监制的电影《误杀》。

  其中《伟大的愿望》在经历了撤档、改名、重新定档的风波后,口碑、票房双双失利。

  在王思聪的泛娱乐帝国蓝图里,普思资本用来吸引对内融资和进行对外投资,熊猫直播负责串起IG战队和“香蕉系”,让电竞选手、旗下艺人在直播平台进行展示,并直播相关赛事,借此打通电竞和文娱行业的产业链。

  但是,熊猫直播率先倒下,还给王思聪本人带来了一系列的财务问题,这一系列的布局如今都不得不重新考虑。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36氪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让创业更简单!详情请戳。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

正彩网-正彩彩票网站-正彩彩票手机版